字体:
关灯

第127章 夢晨陽和李宓兒情定!韓茜質問秦馳!

首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就是這么瘋玩了幾局以后,眾人都有點要淚目了。

秦馳和石小小的運氣居然賊好,不僅沒有中招,反而還贏了幾次....

就兩人運氣好也就罷了,連帶著韓茜和李宓兒的運氣也挺好,反正就是這四人都沒中招。

想套其中一個人的話都不行!

反而是夢晨陽又中了兩回招,而且贏的都是李宓兒。

李宓兒問了一個問題,“夢大哥有計劃談戀愛嗎?”

夢晨陽回答得老實,“沒有,隨緣。”

這第二次夢晨陽中招了之后嘛,李宓兒簡直要笑瘋了,其余人也要笑瘋了。

不是吧,這是任君宰割啊!

怎么夢晨陽今天就栽到李宓兒手上了?

連輸四次,三次都是李宓兒?

這必然是上天的安排吧!

這兩人有戲??

夢晨陽也無奈了,心想,這真心話都來了兩次了,一次是有沒有喜歡的人,一次是有沒有計劃戀愛,再問一次是不是要被問到更隱私的事情了?

于是夢晨陽忙道,“我喝酒!”

李宓兒今天也喝了不少酒,情緒自然是很膨脹的,此時也沒遮沒攔了,又道,“別啊,大冒險吧!”

李宓兒此話一出,眾人瞬間就起哄了起來,陸叫得最厲害了,“宓兒你今天咋得,看上陽哥了啊,一個勁懟他啊!”

夢晨陽也道,“對啊,就按著我大哥一個人薅啊!”

秦馳接了一句,“可不咋滴,都快薅禿了!”

“哈哈哈。”眾人一起笑。

李宓兒臉兒紅紅的道,“是你們要玩這個游戲的!”

夢晨陽大抵還是不想拂了女孩子的面子,只得道,“來吧,這次又要看什么?”

聞言,方遠噴笑道,“夢大哥,腹肌你都秀了,你還有什么可看的?”

“哈哈哈哈。”陸鳴笑道,“再看可就少兒不宜了啊!夢大哥啊,沒看出來您老深藏不漏啊!你還想給人家看哪里啊!”

夢晨陽臉都紅了。

夢星辰也頗為興奮又好奇,道,“宓兒,快大膽說出你的要求!”

李宓兒是真的醉了,看著夢晨陽那張俊逸非凡的臉,道,“嗯...夢大哥能不能親我一下。”

此話一出,原本熱烈的哄鬧氣氛瞬間安靜如雞。

嗯,啥,親?

眾人莫名想起哄,但是又莫名沒起哄,只是一個二個把眼睛都瞪大了,大氣都沒敢出,原來如此啊!

夢晨陽臉更紅了,卻是目光灼灼的盯著李宓兒,“嗯,你說什么?”

有點不太確定呢!

李宓兒又大著膽子,“你親我一下。”

這一次眾人就開始起哄了,“嚯!”

原來在這兒等著呢!

李宓兒看上夢晨陽了?

突然覺得,莫名配得一臉血是咋回事!

夢星辰更激動啊,激動地緊握住秦時的手,“我的媽媽呀,宓兒是我的準大嫂了吧!天啊,她是什么時候喜歡我大哥的??一點都不知道啊!”

石小小也狂戳秦馳,“媽呀媽呀,之前宓兒說有喜歡的人了,居然是夢大哥啊!”

秦馳也十分興奮,“看樣子又要成功嫁出去一個了!”

竊竊私語完,眾人齊齊瘋狂拍桌,“親一個親一個親一個!”

這可是人家女孩子主動提的要求!

這刺激也不比閃婚差!

李宓兒和夢晨陽,嗯,倒是,真的十分般配啊!

家世配,外形也配!

一個是政場精英,一個是音樂系小才女,歌喉極好,還跟夢星辰關系要好。

這可不配得穩穩的么!

在眾人的起哄聲中,夢晨陽更臉紅了。

他說過,想要喜歡的人,但還未有。

有計劃談戀愛,但也還未有合適的對象。

但,緣分這種事情有時候就是來得又巧又妙,簡直是毫無預料的就來了。

有點像入室搶劫的味道。

李宓兒咬著唇,腦袋暈暈的,夢大哥是不愿意嗎?

她承認在酒精的作用下是有點失控的。

但也好,好在有酒精,事后若是尷尬了,還能解釋。

眾人起哄了半天,李宓兒和夢晨陽的臉也紅了半天,但是夢晨陽還沒有回應。

夢星辰著急了,“大哥大哥,你別犯傻啊!快啊!”

可別讓到手的準大嫂跑了啊!

陸鳴也起哄道,“陽哥,上啊!人家宓兒都玩得這么大了,你一個男人還慫啊?!”

眾人也借著酒意紛紛起哄。

這下夢晨陽盯著李宓兒,倒是先開口了,他問道,“親哪里?臉,還是唇?”

聞言,眾人都倒吸一口冷氣,媽呀,還說宓兒來得猛,沒想到還有個更猛的!

但這話的意思其實很明顯了,那就是兩兩看對眼了唄!

不管誰先主動!

哪怕夢晨陽始料未及,哪怕他是被動的,但是他這話的意思潛臺詞不就是:我愿意么!

夢星辰驚訝又興奮地都捂住了嘴巴。

李宓兒也道,“都行,看你。”

這一下眾人的起哄聲直接都要把屋頂給掀翻了,一個勁地叫,“親一個親一個親一個,快快快!”

簡直等不及了!

夢晨陽也不負眾望,起身走了過去,躬身低頭,一吻直接當著眾人落在了李宓兒的唇上。

眾人:ヽ(~)

陸鳴一拍大腿,“禮成!”

此時沒有人再把這次大冒險當做是游戲了。

這可不就是借著優秀的名頭搞事情么!

李宓兒臉紅了,腦袋更暈乎乎的了,所以這意思是....夢大哥也看上她了唄?

還在暈乎乎之中,夢晨陽直接坐到了李宓兒的身邊,眾人趕緊讓位置,擠一擠,擠一擠啊!

坐下后,夢晨陽便直接摟了李宓兒的肩頭,道,“女朋友。”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。”眾人開始瘋狂尖叫,簡直停不下來。

夢星辰也高興到控制不住,立馬道,“我要去跟爸媽說!”

說完便起身真要去說,秦時見她如此高興自然也不攔她。

夢晨陽也沒阻止,就是直接默許了的意思。

李宓兒整張臉都燒起來了,所以,甜甜的愛情輪到她了么!

夢晨旭則是直接起身,“大嫂!大嫂好!”

李宓兒這才后知后覺地更害羞了。

夢星辰拉來了長輩。

竟然是全都來了,因為聽說以后都要來看熱鬧。

夏舒悅激動的也是笑得燦爛,連連點頭,“好好好,這個好!”

夏舒悅上前親熱地跟李宓兒打了招呼,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簡直太滿意了!

李宓兒的父母對夢晨陽自然也滿意得很,實際上他們對彼此的孩子都是十分滿意的。

畢竟從小看著長大,人品脾性在圈子里也都是有口碑的!

之后為了不打擾孩子們繼續歡樂,長輩便走了。

走之前,蘇顏歡忍不住對韓茜做了個加油的手勢。

韓茜:“.....”

這下包間的氣氛簡直達到了高潮。

為了恭喜李宓兒和夢晨陽,眾人自然要輪番敬一輪。

可一點都沒手下留情,大有一種今晚就想把兩人送進洞房的即視感。

這其實也正好中了方遠的心意。

原本他們玩真心話大冒險是為了套秦馳他們的話。

但是這幾人運氣今晚出奇的好,竟然一次都沒中招!

結果反而炸出了夢晨陽和李宓兒這對!

但是這下好了,不用玩游戲了,還是來直接點,直接灌酒好了!

于是新的一輪各種喝酒又開始了。

不一會兒秦馳和石小小就撐不住了,今天確實喝太多了!

韓茜也撐不住了,她后來跟方遠可沒少喝。

四人里就李宓兒喝得還好,這誤打誤撞直接跟夢晨陽對眼后,夢晨陽又幫她擋了酒,所以算是比較清醒的了。

秦馳是實在不行了,便道,“你們先玩,我得出去透透氣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這小子是不是突然警覺了,所以故意回避?

但他畢竟喝了很多酒,眾人也不放心,秦越便道,“我陪你。”

秦馳拒絕了,“不用二哥,透個氣就回來。”

說完便起身走,見他走得很穩,好像真的沒有太醉,眾人也只能作罷了。

石小小也不行了,干脆道,“你們先喝著,我也要休息一下,我去三樓休息一會兒。”

三樓是可以做桑拿的地方,倒是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。

說著石小小便站起來,韓茜去扶她,“我送你上去。”

李宓兒本來也想去的,結果又被夢晨旭拉著敬酒。

李宓兒只得道,“那茜茜你陪會兒小小。”

韓茜點頭,夢星辰起身,“我也陪你們上去。”

上去后,夢星辰琢磨了一下,這事吧,還是不能直接問。

畢竟之前李宓兒說的話很對!

那萬一,萬一一開始秦馳和石小小確實沒啥,但經過這一場以后又有了微妙的情感變化呢?

而且韓茜也在,誰知道韓茜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呢?

所以夢星辰雖然是上去陪著了,但是卻沒有提這件事,只是貼心地給石小小拿水,陪著而已。

*

這邊,其余人繼續在喝酒,本來陸鳴他們沒參加之前的飯局,所以現在還挺能喝的。

而且因為夢晨陽和李宓兒的事,勁頭也高。

誰也不知道寧雪婷這個時候悄悄咪咪的出去了。

本來她就沒什么存在感,溜出去了也沒有人能察覺。

寧雪婷出了包間門就朝公共衛生間走去。

雖然包間有廁所,但這種場合肯定也有公共衛生間,寧雪婷料定秦馳可能去了那邊!

公共衛生間恰好是在陽臺的位置,還能吹吹夜風透透氣。

寧雪婷悄悄地跑去了,一看還真給她猜中了!

秦馳靠在陽臺的柱子上,閉著眼睛,看上去像是有些難受。

他今天確實喝太多了。

看上去他好像還挺正常的,其實已經醉得差不多糊涂了。

被這夜風一吹,不僅腦子沒有清醒,反而更是蒙蒙的。

寧雪婷大著膽子上前,小聲地叫秦馳,“馳哥哥,馳哥哥。”

叫了好幾聲,秦馳才緩緩睜開眼睛,之后就皺眉,“你誰啊?”

他連視線都有點模糊了。

寧雪婷立馬道,“我是小雪啊。”

秦馳瞇著眼,又閉眼,“小雪是誰?”

得,完全沒記住她這號人物!

寧雪婷頓時就眼紅了,道,“我...馳哥哥你喝醉了,我,我扶你先回家休息吧?”

秦馳醉成這個樣子,她扶秦馳回家,直接上了秦馳的床,這一切不順理成章了嗎?

今晚是最好的時機!

難得秦馳醉成這個樣子,簡直是完美的在給她鋪路!

她為什么不直接對秦越下手?

那是因為她還要留一手,留一手對秦越的救命之恩,這樣才好保她。

等她明天跟秦馳在床上醒來,這也不過就是一場醉酒后的意外和荒唐。

有女朋友又怎么樣,官宣了又怎么樣,只要能上了秦馳的床那就是搶占先機了!

寧雪婷這么說完,立馬就要伸手去扶秦馳,秦馳都要醉暈了,看起來好像并無反抗之力。

寧雪婷心中竊喜不已!

今晚這招雖險,但卻天衣無縫!

寧雪婷的手牽住了秦馳的手,這雙還是少年的手讓寧雪婷瞬間春心萌動不已。

只是牽個手而已,寧雪婷覺得自己身子都快軟了。

秦馳雖然年輕,但長得也是無比的帥氣,加上家世的加持,也是一個極有魅力的少年啊!

秦馳沒反抗,寧雪婷更是伸出另一只手環住秦馳的腰。

誰知道,突然一道黑影壓了過來,將她的手捉住,冷聲道,“哪里來的下賤東西?!”

是一道女聲。

寧雪婷看向來人,頓時兩眼一黑,居然是韓茜!

寧雪婷是有點怕韓茜的,因為韓茜一向大大咧咧像男孩子一樣,說話又口無遮攔的,給人的感覺就是很虎。

寧雪婷急忙解釋,“我看馳哥哥醉了,我想扶他回去!”

韓茜直接拍開她的手,“用著的你來嗎?滾!\"

韓茜也是醉醺醺的,才不會給寧雪婷面子。

她總覺得這寧雪婷一看就沒安好心,扶他回去,回哪里去?

寧雪婷被韓茜這么一罵,也頓時沒敢有那份心思了,趁現在還能撇清,立馬道,“不好意思。”

說完便急哄哄地走了。

寧雪婷一走,秦馳的眼睛就迷迷糊糊地睜開了。

韓茜瞪了他一眼,“還沒醉死啊?怎么?等著人家小姑娘投懷送抱呢?”

秦馳揉了揉眼睛,“胡說八道什么呢,一天口無遮攔的。”

韓茜突然問,“秦馳,你是不是有點討厭我?”

聞言,秦馳愣住了。
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