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:
关灯

第149章 超凡覺醒

首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第一廳室除了幾根偌大的柱子,還有各類有序堆積在金屬墻體內或外的儀器和面板,一眼就能看完的簡潔。

  半鑲嵌入銀白色金屬的不知名機器,疑似顯示屏的也早已失去了能源。

  印在金屬上的字體不知字義。

  巡看一番,走到洞室盡頭,兩個通道一左一右,離幽一馬當先闖入左側。

  “松鼠,你快看你快看!”

  呼喚同伴一聲,離幽興致沖沖滴嗒滴嗒踏著腳,逛到第二間洞室一處床型家具前,好奇的打量著一切,四處翻弄。神態全然沒有之前的拘謹和緊張,反而像回家一樣輕松。

  只要不對外公布這里有遺跡的消息,她就完全不用擔心事后的刑事或行政處罰。

  再怎么參觀和折騰都沒人管,離幽理所當然沒了壓力的亂竄,滿足自己的好奇心。

  “這是不是先驅者用過的床唉?我能躺嗎。”

  “還有這個,先驅者用過的營養膏制作器?看來它也需要吃飯。”

  “桌子,上面還有幾個金屬儀器,指頭剛好能伸進去。”

  “咦?這個單間是……廁所?先驅者種族竟然也需要排便!?他們和我們的便器好相像啊!”

  望著熟悉的馬桶,離幽大受震驚的就想坐上去,雖然說傳聞先驅者種族和她們咕獨人都是同一個種族,但相隔百萬歲月,根本難以暢享先驅者人類的形象。

  輪番的比對各種目所能及的家具和設備的使用姿勢,將自己的體型代入使用者,總是能完美契合,如同量身定做為咕獨人打造的生存居所。

  無人的不設防遺跡,任她隨進隨出。

  現在哪兒還有野生的遺跡啊,那都是咕獨文明掌控下、安保重重的文化瑰寶。像她這種普通人,一輩子最多買門票參觀幾次。

  反正就看著一次,今天浪完,以后就讓它深埋地底吧。

  “我說離幽,你也悠著點兒啊。”松鼠皺眉稍作提醒。

  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

  滿不在意擺擺手,離幽又竄至一處方形玻璃罩前,瞬間被它吸引駐步,大腦一時沒反應過來,靜靜盯著它看了會兒,又疑惑的問向松鼠:“這個展示臺……先驅者還會玩手辦嗎?”

  聞言,松鼠一同過來。

  借著紫光,那些空氣中彌漫著的紫色膠狀發光顆粒照耀下,展示柜內是暗然生輝的一艘戰艦模型。

  劍型、圓潤,主炮位于艦首,豎直懸浮。通體鎏金,這種外形設計明顯是加了私貨,畢竟哪有戰艦是金子做的。

  不過工藝水平之精密,相當了得。

  “也許是某種紀念性手辦,但……這艘戰艦模型。”

  邊上的松鼠頓了頓語氣,眼前的戰艦逐漸與年前新聞報道的先驅者巡洋艦的體型緩緩重合,抓住這段靈光,她不禁沉思了小會兒。

  “老實說,這些花紋和建筑風格,非常眼熟,和電視里的圣劍號先驅者巡洋艦里的如出一轍,但是顏色不一樣。”

  “哈?圣劍號巡洋艦?就那個被視若珍寶的三手貨。”

  離幽也是恍然大悟,明白自己的熟悉感哪里來的,換了個顏色和外表圖層,就差點認不出來。

  環繞一圈,在側面找到枚凸起的按鈕,琢磨片刻直接按下。

  噗……一陣泄氣聲響起,玻璃罩朝兩側落下。

  “還能用啊……真耐操的機器……”離幽有些無語。

  上前將戰艦模型擺成新聞里看過的角度,橫過來和印象里的一模一樣!這座遺跡的跟腳算是找到了。

  “先驅者的東西都這么經久耐用嗎,一個個的金槍不倒,聽說圣劍號插進冰封地層百萬年還能用。”

  “嘛~畢竟是先驅者科技。”松鼠攤了攤手,見怪不怪。

  “可惜,是三手貨。”想到這離幽嫌棄的擦了擦摸圣劍號模型的手,不知道是在嫌棄太空中的圣劍號、還是這里的圣劍號模型。

  如果是工藝品,別說是三手貨了,就算是二手的,基本都會被咕獨人嫌棄,更何況這個模型還算遺物?

  別問,問就是揮霍。

  “嚴格來講,不止三手,畢竟圣劍號經手[圣劍先驅者]、[追隨者先驅者]、[侍奉者文明],誰知道中間周轉過幾次人呢?”

  松鼠哈哈一笑,毫不意外。一艘戰艦,從新銳編入戰艦群列、到落后翻修或者轉入次級艦隊、再到退役、蹲進博物館、再流傳給后人,像她們咕獨文明一樣,科研部、海軍部輪著用。

  嘖嘖,N手貨不太好聽。

  被咕獨文明媒體吹上天、全國人視若珍寶的戰艦說它是N手貨也太不合適了,有點貶低自己人。

  “我們不如換個詞,歷史底蘊豐富的珍貴文物?怎么樣,這樣想就高大尚了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離幽翻了個白眼,這不是自欺欺人嗎。

  正在這時,鼻子微微嗅動,感覺到一股瘙癢感從中傳出,離幽立馬明白,無奈的扭頭醞釀片刻。

  “啊嚏!”

  勐地一個噴嚏,堵塞呼吸的紫色膠狀體趕出。

  “這些紫色微粒好煩人。”

  吐槽完,腳步停步的朝最后一個洞室晃悠去。

  至于來之前嚇人的神秘落石現象,早被拋之腦后。眾所周知,先驅者的遺跡不存在任何危險。

  鉆過最后一個通道,離幽對這里的第一印象就是空曠。

  如果說,三個成‘品’字結構的洞室各自承載不同功能,主廳室擁有承重柱、并器械和看不懂面板。臥室廳室是生活區。那么相互聯通的第三通道,則屬于她們看不懂用途的房間。

  扶著墻和地板摸來摸去企圖找到什么不一樣的點,很快好奇變成失望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