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:
关灯

第1章 過繼

首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第一章

  “云婉,這五個孩子你覺得怎么樣?”

  眼前的場景,耳邊的人聲,都太真切了。

  藺云婉還沒完全適應自己重活一世,已經回到二十三歲這一年的情形。

  意識到老夫人這是在和她說話,她回過神,打量著與壽堂正廳外面,長廊上的五個孩子,都只有七八歲的年紀,換了嶄新的衣服,站成一排,只等著她挑選中了,過繼到她名下做她的嫡子。

  陸老夫人見孫媳婦不說話,便勸道:“你七年無所出,且先在膝下養一個,興許喜氣來了,你親生的孩子也跟著來了,那也是皆大歡喜。”

  藺云婉:“老夫人,老太爺去世的時候,世子說要守孝,搬去了陸家祖宅,一住就是三年。孫媳婦好不容易等到世子出孝期,他又奉命出征,在邊關一直待到現在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。”

  說出去只怕旁人不信,嫁入武定侯府七年,她到現在都沒和丈夫陸爭流圓房!

  陸老夫人神色訕訕,轉頭看著正中間的那個孩子,笑道:“我看慶哥兒就很好,云婉你覺得呢?”

  藺云婉怪異地笑了:“這孩子確實很不錯!”

  前一世她就是挑了慶哥兒,當嫡親的孩子養大,疼得如珠如寶。這孩子也算爭氣,年紀小小就中了舉人,很是光宗耀祖,她也為自己的養子感到自豪。

  但她卻始終忘不了,自己是怎么死的!

  她為侯府殫精竭慮,以至于才三十多的年紀,就纏綿病榻不能行動。病弱的時候,她不過想再見慶哥兒一面,他都不愿意,還是下人去三催四請才來。

  他最后那一次來看她的時候,目光之怨毒,她平生所罕見。

  “從我一進侯府,你沒有一天不逼我勤學苦讀。你總是不許我交我想交的朋友,你從來不許我吃想吃的東西!你以為我永遠都不會知道嗎,連我最喜歡的丫頭,也是你偷偷給我發賣了!從小到大,我就沒有一天不恨你的!”

  藺云婉氣急了,實在顧不上細細講道理,只能發著抖說:“慶哥兒,你怨我也好,恨我也罷,我始終是你母親,你不該這樣對我。”

  “我母親?”

  慶哥兒得意地大笑:“幸好,她才是我母親。”

  她?她是誰——

  藺云婉眼前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,她的“妹妹”,陸老夫人的遠房侄孫女。據說身世卑微可憐,無依無靠,又一片孝心原意服侍老夫人,便將她千金小姐一樣養在侯府。

  但終究是出身上不得臺面,惹人非議。

  “雖是遠房表妹,她卻一直替我在祖母前面盡孝。云婉要不你就認了她做妹妹,算是我欠你一個人情,好不好?”

  丈夫都開了口,藺云婉哪里有不答應的余地?

  那是陸爭流第一次擁她入懷,說動聽的情話:“云婉,有你真是我這一生最大的福氣。”

  她便求娘家將這女子記入藺氏族譜,認做了親妹子。

  有藺氏清流世家做保,她剛剛死去,這女子便風風光光從藺家抬進侯門,入主嫡妻之位,做武定侯府的當家主母,他們一家三口便真正團聚了。

  藺云婉真恨自己有眼無珠。

  想當初她嫁入武定侯府的時候,皇上正要褫奪陸家的爵位,不過是念在她父親曾為皇子師的份上,才擱置了奪爵之事。

  若非她多年的辛勞有目共睹,病重時御史們替她寫奏本上達天聽,感動了皇上,皇上特許武定侯府再襲爵一世,讓養子為她好好養老送終,陸家哪有后來的風光?

  可到最后丈夫是別人的,爵位是別人兒子的,正妻之位也是別人的。

  二十年的苦心經營拱手送人,終了一生不過是為他人做嫁衣。

  “云婉,云婉?你怎么了?”

  武定侯夫人衛氏,憂心忡忡地問。

  藺云婉臉色蒼白,微捂心口,稍稍緩解了那錐心之疼,她說:“婆母,我沒事。”

  陸老夫人說:“云婉,既然你已經看好了慶哥兒那孩子,那就他了吧。等世子一回來,我就讓府里開宗祠——”

  藺云婉打斷了她,指了另一個孩子道:“我覺得這個孩子也不錯。”

  站在最右側的一個少年郎陸長弓,發色如墨,看得出來也是個秀氣俊俏的少年。低著頭,始終規規矩矩,沒有抬眼看一次人。

  陸老夫人看過去,也是一驚,細看之下,還真是個極出挑的孩子,都把她親孫子給比了下去!

  她還真不好說什么,只能僵硬地堅持道:“我看還是慶哥兒好,頗有些爭流小時候的影子,很合我眼緣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